智庫建設的三重意義 作者:何萍 來源:《黑龍江社會科學》 更新時間:2019-04-03

      智庫實際上是思想庫和智囊機構。作為智囊機構,智庫當然要起智囊作用,但我們又不能把智庫的功能簡單地歸結為智囊,把智囊機構等同于智囊團。因為單從智囊這個功能看,智囊團早在古代就有了,而且在以后的任何時代、任何國家和集團,在從事軍事活動和社會管理時,都需要有出謀劃策之人,這就是人們通常所說的軍師、謀士。在通常情況下,這些軍師、謀士都是附屬于統治者或一定的領導集團的,并不是單獨存在的社會組織和社會機構,也不能成為社會的一個階層,因而它的作用也僅限于給統治者或一定的領導集團出謀劃策,服務于統治者或一定的領導集團進行社會管理,而不是服務于社會各階層對社會的共同治理。
      與之不同,我們今天看到的智庫卻是一個社會機構或社會組織,是社會結構中的一個階梯。由于這一變化,智庫的作用和社會影響遠遠大于傳統的軍師和謀士,而有著自身的特點和功用。因此,我們要建設好智庫,充分有效地發揮智庫作為一種特殊的思想研究機構的作用,推動中國社會治理走向科學化、合理化和全球化,就必須了解智庫的特點和功能,了解智庫建設的意義。
      一、智庫建設是國家走向治理階段的結果,體現了一個國家或一個地區、一個集團的軟實力智庫作為一種社會機構,最早形成于20世紀六七十年代,其適應了發達資本主義國家走向國家治理和國際治理的需要,不僅體現了發達資本主義國家在管理結構上的變化,也體現了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的軟實力。
發達資本主義國家走向國家治理,是以市場社會的發展為基礎的。19世紀80年代,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相繼完成了資產階級革命,建立了民族國家。這也意味著,資產階級已經完成了它的革命階段,進入了治理階段。在這個階段上,資產階級國家不僅具有傳統國家的政治職能,而且還增加了現代國家的經濟和社會的管理職能,不僅如此,市場經濟本質上是擴張經濟,它需要日益增大的資本市場,因此,隨著世界市場的擴大,資產階級國家還需要具有國際管理的職能。早在20世紀二三十年代,葛蘭西就已經看到了資產階級國家的這一變化。他在總結西歐無產階級革命失敗的原因時,將西歐發達資本主義的國家形式與俄國的國家形式做了一個對比。他指出,俄國的國家形式是由單一的政治國家構成的,而西歐發達資本主義的國家形式則是由政治國家和倫理國家構成的,其中倫理國家是以市民社會為基礎的,又可稱為市民社會。那么,葛蘭西所說的倫理國家的內容是什么呢?是有關社會公共生活的內容,包括政治選舉的形式、報刊書籍等媒體工具、工會等群眾組織形式,總之,它所涉及的是與人們的社會的、文化的生活息息相關的內容,在社會結構中,它位于政治國家與社會的公眾生活之間,是國家與社會的中介,執行調節統治者與被統治者關系的職能。葛蘭西當時是從橫向上對比政治、經濟、文化落后的俄國與政治、經濟、文化發達的西歐資本主義國家的差別,如果聯系20世紀國家形式的演變,我們也可以從縱向上運用葛蘭西的思想成果,對現代國家結構進行一種解剖。在這里,我們可以發現,現代國家的歷史演變與市民社會的發展和變化息息相關。在自由資本主義時代,市民社會代表著新興資產階級在經濟上的崛起,但其并沒有成為國家的統治者,更沒有自己的國家,因此,這一時期的市民社會只是限于經濟基礎領域而與封建專制主義的國家發生尖銳的對立。馬克思正是在這個意義上把市民社會定義為經濟基礎或資產階級,提出市民社會決定國家,主張以民主制國家取代君主制國家。至于民主制國家形式是怎樣的,民主制國家與市民社會的關系如何,民主制國家如何表達市民社會的意愿,如何實現對市民社會的管理?這些問題,由于歷史條件的限制,馬克思并沒有做出更詳盡的說明。到了葛蘭西所處的時代,情況就不同了。在這個時代,資產階級不僅建立了自己的政治國家,而且還把市民社會納入國家法律法規的范圍之內,實現了對市民社會的管理。這樣一來,市民社會就不再僅僅是一種與國家相對立的社會力量,而成為國家的一部分。正是在這個意義上,葛蘭西把市民社會定義為倫理國家。市民社會進入國家,不僅改變了國家的結構,增加了國家的職能,而且使國家的管理結構和性質發生了變化。在市民社會沒有進入國家之前,國家只具有政治職能,國家的管理不外是政府的行政行為,而在市民社會進入國家后,國家就增加了社會管理的職能,不僅如此,隨著市民社會的不斷發展,國家所要管理的公共空間也不斷擴大,并且變得越來越復雜,最后,單靠政府的行政行為已經遠遠不夠了,必須依靠社會的力量,集各個領域專家的智慧來進行共同治理。這時,國家除了政府的垂直管理之外,還吸取社會各階層的精英進行橫向的共同治理。智庫就是為了滿足國家治理的需要而出現的。
      智庫建設的目的是以社會機構的形式,匯集人才,圍繞某一具體的問題而開展多學科研究,提出新的思想和解決問題的方案,這是一種生產思想的活動,因此,它的影響力也在于思想和意識形態領域。按照現在的說法,一個國家、一個企業和一定的群體在思想和意識形態上的影響力,體現的是該國家、該企業和該群體的軟實力。在這個意義上,我們可以說,智庫建設就是一種軟實力的開發。這種軟實力的開發,對于一個國家、一個企業和一定群體的發展是十分重要的。舉個例子來說,我們知道,20世紀90年代起,新自由主義能夠在世界范圍內暢行,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西方發達資本主義國家大力鼓吹全球化觀念的結果,可以說,世界上廣大的國家能夠接受新自由主義的政策,首先是認同了全球化的觀念。那么,這個全球化觀念是從哪里來的,它是如何為世界各國所認同的呢?這其中就離不開智庫的工作。全球化的觀念最早是由羅馬俱樂部的創始人貝切伊構想的。貝切伊發現人類正面臨全球性問題的挑戰,而要找出解決這個問題的方案,依靠某一個人是無法完成的,于是,就設想創建一個核心組織,集合關心這個問題的科學家、經濟學家、社會學家、倫理學家等等共同研究,提出一個全球問題的框架。羅馬俱樂部做的這些工作,本身就是智庫的工作,但它的工作不限于羅馬俱樂部的核心,而是不斷地吸引其他智庫的成員參與。其中,美國加利福尼亞智庫的負責人、控制論和專家兼哲學家奧茲貝格漢的參與,就對推進羅馬俱樂部的工作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當時,奧茲貝格漢提出,要建構全球問題的框架,就需要做一個關于世界動態情景的全球模型來傳遞全球問題。但是,奧茲貝格漢提出的全球模型在程序上過于復雜,難以被人接受,于是,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的教授福萊斯特就提議由他來主持做了一個更簡潔的世界模擬模型,這個模型用世界人口增長、資本投資和工業生產、糧食的增長、不可再生資源的用處、污染這五個參數來描述人類面臨的困境,挑戰了傳統的發展觀念,開創了一種新的思維方式。這就是《增長的極限》報告的內容。這個報告提交給羅馬俱樂部后,不僅被羅馬俱樂部所接受,而且羅馬俱樂部又依此寫了一系列的相關報告,向世界各國傳導全球問題,并與一些國家的首腦和政治家舉行聯席會議,共同討論人類未來前景的問題。通過這一系列的工作,全球問題得到了廣泛的認同。新自由主義鼓吹的全球化觀念,就是借助了羅馬俱樂部的這一成果,并把它轉化為一種意識形態,服務于美國在世界范圍內建立其霸權統治。從這個例子中我們可以看到智庫在推動國家和國際治理上的重要性。這也就是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特別重視智庫建設的原因。
      中國的智庫建設始于20世紀90年代,首先是在市場經濟發達的深圳發展起來的。1994年,我去深圳參加一個討論全球化問題的學術會議。這個會議討論的主題對于中國開放市場經濟極為重要。當時中國學術界的主流觀點是把計劃經濟等同于社會主義,把市場經濟等同于資本主義。按照這種觀點,中國要堅持社會主義,就只能搞計劃經濟,若要搞市場經濟,就必須放棄社會主義。這就提出了一個理論難題:中國能不能既搞市場經濟,又堅持社會主義道路呢?要解決這個難題,就必須弄清楚市場經濟的性質,即市場經濟究竟是什么?是一種經濟體制呢,還是一種社會制度?還有,中國為什么一定要搞市場經濟,不搞市場經濟行不行?當時的會議就是要從理論上解決這兩個問題。在前一個問題上,經過討論,大家認同了這一觀點:市場是經濟資源配置的機制,市場經濟是經濟體制,不是政治制度,資本主義可以搞市場經濟,同樣的,社會主義也可以搞市場經濟;在后一個問題上,會議集中討論了全球經濟一體化的概念,提出開放市場經濟、加入世貿組織、使中國的經濟融于世界經濟體系,是中國經濟發展的必然趨勢。解決這兩個問題固然是為了在實踐上推進中國的改革開放,但它畢竟是一種純理論的探討。然而,就是這個純理論的學術會議,卻吸引了廣東眾多的企業家參會。我當時很奇怪,廣東的企業家為什么對這種純理論的學術會議感興趣呢?于是,我就詢問了一位企業家。他的回答是,他們可以從這種高端的學術會議中了解國際國內的思想動態,了解全球市場的動態,這些對于企業的發展十分重要。前幾年,他們也參加了一個類似的學術會議,從中知曉了市場與金融經濟的動態,預感到亞洲會發生金融危機,于是,就調整了企業的生產方向,停止生產那些與金融危機相關的產品,開發了新的產品,使企業躲過了亞洲金融危機,保證了企業的贏利。他還告訴我,他們企業內部建立了專門的研究機構,這個機構由企業的專業技術人員和哲學、經濟學、社會學等領域的專家組成,其職能是吸收學術界的前沿思想、策劃企業的發展方向、提供企業發展的方案。這個企業家所說的研究機構,就是他們企業的智庫,它的功能就是把應用學科與基礎學科的研究融合起來,實現科學成果向生產的轉化。當時,這樣的智庫不僅深圳有,上海也有。
      這就提出了一個發人深省的問題,智庫為什么首先是在市場經濟發達的國家和地區出現呢?這是因為市場經濟的充分發展,提出了國家治理的問題,產生了對思想和文化建設的需要,而這些思想和文化不是憑某一個人或少數人的智慧就能夠創造出來的,它需要集眾多領域專家的共同智慧。由此可見,一個國家或一個地區有沒有智庫建設的意識,能不能夠吸引眾多領域的專家共同工作,是該國家或地區的文化觀念和治理智慧的標志。這就是我們所說的智庫建設的第一重意義:智庫建設是一個國家或一個地區的軟實力,體現了該國家或該地區的治理水平。
      二、智庫不是行使管理職權的行政機構,而是研究機構,它的意義在于打通基礎學科與應用學科,推進跨學科研究的發展,創造新的知識部門智庫作為一種社會機構,不同于那種行使管理職權的行政機構,它不處理日常的行政事務,而是一種思想研究的機構。作為思想研究的機構,智庫的研究不同于專業的基礎性研究。專業的基礎性研究追求的是本學科的前沿問題,是以科學的新發現為目的,而智庫的研究卻不同,智庫的研究目的是將基礎學科研究的最新成果轉化到實際的應用之中,使其發揮社會效益。由這一研究目的所決定,智庫有自己獨特的運作方式。它的運作方式的獨特性可以概括為以下三點。
      第一點是打通基礎學科與應用學科的關系,把先進的思想和文化傳導到社會或企業之中。自近代以來,應用科學的發展對于社會的變革起著十分重要的作用。但是,在不同的時代,應用科學的意義是不同的。在19世紀,應用科學是以科學發明和技術的應用為主體,它的成就也僅限于科學技術在工業中的應用。蒸汽機的發明曾經帶來了近代工業革命,但并沒有帶來這個時代的思想變革。進入20世紀后,世界市場的建立、世界霸權主義的形成,突出了意識形態在經濟、政治和國際交往中的作用;文化工業的崛起,把技術革新與新觀點的提出和新思想的創造緊密地聯系在一起,一方面經過技術革新后生產出來的新產品總要被賦予一定文化符號才能進入市場,獲得市場的認可,比如像“耐克”這樣的品牌能夠獲得市場的普遍認可,依靠的不單是該產品的物質品質,而更多的是它的文化影響力、它所包含的文化精神;另一方面進入市場的新產品首先向人們傳導的不是物質的信息,而是先進的文化觀念。比如現在很多企業都在自己的產品上貼上“綠色”“環保”的標簽,企業貼這些標簽當然是為了推銷企業的產品,但它同時在向人們傳導當代的生態觀念,而人們選擇這種產品,首先考慮的不是它的物質品質,而是它的生態、環保的品質。這說明,在當代,技術的革新如果缺失了新思想的創造,是很難被社會所接受的,當然也不可能帶來社會效益。這就是當代應用科學的特點。智庫就是從應用科學的這一變化中產生出來的,它的職能就是設計一種可行的方案,將新技術、新產品中的文化觀念傳導到社會的群體,它的社會效益不是以物質的指標來衡量的,而是以先進思想的傳播來衡量的。這就是智庫所強調的應用科學不同于那種以單純的技術革新為內容的應用科學的一個重要特點。
      第二點是打破學科界限,進行跨學科研究。智庫是面向公共社會的,是為了解決公共社會難題而開展科學研究。隨著科學技術在社會生產和生活領域的廣泛運用,人們的需求日益豐富多樣化,人們的聯系方式、社會的治理都變得越來越依賴于信息技術。在這樣一個復雜的社會環境中,一個國家、一個政府、一個企業要進行科學的社會治理,既不能僅僅依靠經驗,也不能僅僅依靠某一單獨領域的知識,而必須集合各個學科的專家,進行跨學科的研究,提出切實可行的治理方案。智庫的作用就在于以社會機構的形式,把不同的學科專家匯集在一起,進行跨學科研究,提出治理方案,并對其進行可行性的論證。這里所說的跨學科研究,包括打破人文科學、社會科學和理科、工科的界限。這種跨學科的研究,并不是各個學科的成果經過拼湊后簡單地拿來運用,而是在多種學科的融合中開辟一種新的領域。控制論、系統論等橫斷科學就是從這種跨學科研究中產生出來的。我們上面所列舉的全球問題的框架也是哲學、經濟學、生物學、化學、數學等多個學科進行跨學科研究的成果。智庫的這種研究方式創造了一種新的研究模式,對現代科學的研究產生了重要的影響。現在許多基礎學科也開始了跨學科研究。
      第三點是圍繞實踐中具有典型性的問題進行研究,提出解決問題的構想。智庫進行跨學科研究與基礎學科的跨學科研究不同:基礎學科的跨學科研究重在解決理論問題,而智庫進行跨學科研究重在解決實踐問題,并且這個實踐問題一定是有典范性的。比如,大慶市的城市轉型是一個具有典范性的實踐問題。它的典范性就在于大慶是資源型城市,包含了資源型城市發展的一些規律性的東西。因此,研究大慶城市轉型的問題,不僅對于國內的資源型城市建設和轉型具有典范性,而且對于國際上的資源型城市轉型也具有典范性。我們參觀大慶城市規劃館,館中有一個部分是專門展示大慶的國際交往的,如果我們仔細觀察就會發現,與大慶對接的國外城市都是一些重要的資源型城市,這足以表明大慶城市轉型研究的典范性。從另一方面看,大慶城市轉型不是僅僅依靠行政命令就能成功的,它需要進行科學的研究,制定可行性的方案。這就需要智庫的工作,需要智庫組織多學科的專家共同研究,包括經濟的、政治的、文化的、生態的、科學技術等各方面的專家共同研究。在這里,智庫開辟了一個新的研究領域——對實踐問題進行一種社會知識的研究。
智庫運作的上述三個特點表明,智庫是一個獨特的知識部門,是其他科學研究代替不了的。
      三、智庫致力于公共性的研究,為國家治理提供科學依據,具有很強的社會效益和社會引導性2014年2月,上海社會科學院智庫研究中心在《2013年中國智庫報告》中將智庫定義為:以公共政策為研究對象,以影響政府決策為研究目標,以公共利益為研究導向,以社會責任為研究準則的專業研究機構。這個定義突出了智庫的公共性和社會性的特征。這里所說的公共性和社會性,不能在狹義上理解為市民社會的生活空間,而應該在廣義上理解為公共存在的公共性。這種公共性當然有市民社會的生活空間,但同時還有國家的政治、經濟和文化發展的空間,更有全球經濟、政治和文化的存在空間。這所有的空間都是公共存在的公共性的外在形式,而公共存在的公共性是這些空間存在的本質。
      那么,什么是公共存在的公共性呢?公共存在的公共性,從性質上看,指的是依照一定的法律、法規建立起來的社會的存在方式。這是現代社會不同于傳統社會的一個根本特點。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國家的起源》中把公共權力的建立作為國家的基礎,也是國家區別于氏族社會的標志[1]。恩格斯這里所說的公共權力是相對于氏族權力而言的,氏族權力是以血緣關系為紐帶建立起來的自然權力,而公共權力則是以國家的形式確立起來的社會權力。從人類文明史的角度看,國家取代氏族,就是以公共權力取代自然權力,以社會性消解自然性,國家越是發達,它的公共權力的公共性就越強,而公共權力的公共性越強,它的社會性就越強。資產階級國家優于奴隸制國家和封建制國家,就在于它在現代工業和商業的基礎上建立起了龐大的公共權力機構,摧毀了奴隸制和封建制國家殘留的血親制度,使社會性成為聯結人們生活和生產的紐帶。馬克思恩格斯正是在這個意義上把資產階級社會稱之為現代社會,而把之前的社會稱之為傳統社會。由此可見,公共存在的公共性的形成,是現代社會的標志,現代國家的治理,說到底就是對公共存在的公共性的治理。智庫以公共政策為研究對象,就是致力于公共存在的公共性的治理問題的研究。
      公共存在的公共性作為現代社會的標志,最初是由資產階級建立起來的,但資產階級并沒有真正理解它所建立的公共存在的公共性,而是用它的狹隘的階級眼光來看待公共存在的公共性,把公共權力等同于資產階級的權力,視公共性為資本主義社會特有的存在方式。從這一理解出發,資產階級把本階級的公平正義觀念作為治理公共性的原則,運用于國家治理和國際治理,從而形成了極權主義政治和世界霸權主義。資產階級對公共存在的公共性的這種理解以及由此而提出的治理原則,顯然背離了公共存在的公共性的本質。這一點,早在馬克思恩格斯那里就已經揭示出來了。馬克思恩格斯在《共產黨宣言》中指出,資本主義的根本矛盾就在于資本主義的私有制與它所創造的世界性的生產方式是不相容的,也就是說,資產階級創造了它本身所容納不了的世界性的生產方式。馬克思恩格斯的這一論斷,既是對資本主義私有制的批判,也是對公共存在的公共性的本質的說明。按照馬克思恩格斯的理解,資產階級所創造的公共存在的公共性不應該是私有制的存在方式,而應該是共產主義的存在方式,既然如此,那么,公共存在的公共性絕不從屬于資產階級,而是屬于全人類的,是世界各民族國家的共同存在空間,而公共性就是將各民族國家聯結起來的紐帶。根據這一理解,治理公共性的原則就不應該是資產階級的公平正義觀念,而應該是社會主義的公平正義觀念,即各民族國家共同享有公共權力,堅持人民的民主權利。19世紀末至20世紀初,國際展開的反對帝國主義戰爭、在世界范圍內進行爭取民族自決權的斗爭以及資本主義國家內部出現的工人運動,20世紀70年代在歐美世界發生的新社會運動,等等,都是世界范圍內的社會主義運動,其目的就是反對資產階級獨占公共存在的公共性,要求建立社會主義的公共性。這一歷史事實表明,在公共性的治理上,充滿了價值觀的沖突;價值觀是治理公共性的前提性問題,不解決這個問題,是談不上科學治理的。
      公共性治理中的價值特性,要求智庫的研究把價值的選擇與知識的論證緊密地結合起來。價值選擇決定著智庫研究的方向,知識的論證決定著智庫研究成果的科學性。智庫的研究一旦將這兩者有機地結合起來,就能夠使自己成為打通政府與社會聯系的重要渠道:一方面,它通過價值觀的選擇,把政府的價值觀貫穿于對公共性的研究之中,向社會傳導政府的價值觀,起著凝聚價值觀共識的作用;另一方面,它通過知識的研究,對公共性的政策進行科學的論證,為政府治理公共性的決策提供可靠的依據。比如,中國提出的人類命運共同體和黨的十九大提出的以人民為中心,都是社會主義的價值觀,也是社會主義的治理理念,根據這一理念,在國際治理方面,要堅持各國共享、互利互惠的原則,在國家治理上,要以人民為中心,堅持和完善人民民主制度,讓全體人民共享改革開放的成果。中國智庫的研究首先要堅持這些原則,在此基礎上,還要兼顧社會各群體的利益、個體的利益。如果智庫的研究能夠把兩者結合起來,對中國和世界的問題進行富有創新的研究,就能夠引導中國社會的發展。
      以上所談的智庫建設的三重意義,是從理論上分析智庫的本質和對國家治理應該和能夠起到的積極作用。這些應該成為智庫建設的目標。至于智庫建設在實踐上能不能達到這個目標,能不能對中國的治理起積極的作用,則要取決于各方面的努力,既需要政府和社會的大力支持,更需要智庫研究機構自身的努力。

      參考文獻:
      [1]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171.
      [責任編輯:張圓圓]

      2018年第5期(總第170期)

地址:哈爾濱市松北區世博路1000號 郵編:150028 電話:0451-58670434
黑龍江省社會科學院 黑ICP備11001830
福建体彩网-安全购彩 安乡县 | 宽甸 | 武平县 | 陇南市 | 盐津县 | 珲春市 | 武城县 | 达尔 | 梨树县 | 乐山市 | 浠水县 | 定结县 | 杂多县 | 玛曲县 | 邹城市 | 沧州市 | 平顶山市 | 张家口市 | 济南市 | 岳阳市 | 曲麻莱县 | 林州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