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時代堅持全面深化改革必須準確理解改革總目標的科學內涵 作者:李鵬 來源:《黑龍江社會科學》 更新時間:2019-04-03

      改革開放是決定當代中國命運的關鍵一招,是堅持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必由之路。改革是一場新的革命,是社會主義制度的自我完善和發展。新時代繼續深化改革、擴大開放必須明確全面深化改革的總目標是發展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必須從總體上認識全面深化改革總目標的科學內涵,牢牢把握新時代全面深化改革、持續擴大開放的正確方向。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明確提出,全面深化改革的總目標是發展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這一論述深刻闡明了全面深化改革的方向和根本任務,是中國共產黨對改革開放40年來治國理政成功經驗的理論總結,也是新時代中國共產黨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面臨的各種風險挑戰的直接回應。準確理解全面深化改革總目標首先必須從整體上準確把握全面深化改革、發展與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三者之間的內在邏輯關系;其次,必須準確理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構成與優勢,并在此基礎上準確理解發展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任務;最后,必須準確理解當代中國國家治理體系的特點,并在此基礎上準確把握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現代化的方向、目標和要求。
      一、準確理解全面深化改革總目標的內容及其整體性明確全面深化改革總目標,必須明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與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關系。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經過長期探索和不懈努力,我們成功開辟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形成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確立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這是中國共產黨帶領中國人民經過90多年奮斗積累起來的根本成就,我們必須倍加珍惜、始終堅持、毫不動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發展進步的根本制度保障。習近平指出:“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是一個國家制度和制度執行力的集中體現。”國家治理體系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管理國家的國家制度體系。因此,當今中國的國家治理體系只能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人民代表大會制度,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政治協商制度、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基層群眾自治制度,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體系,以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的基本經濟制度,以及建立在這些制度基礎上的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生態文明和黨的建設等各個領域的體制機制、法律法規等一整套緊密相連、相互協調的國家制度。而國家治理能力,也就是運用這一制度管理國家的能力。發展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與推進國家治理體系與治理能力現代化兩者相互影響,相輔相成[1]91。因此,對全面深化改革總目標的理解不能顧此失彼、斷章取義。
      明確全面深化改革總目標,必須明確全面深化改革、發展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與治理能力現代化三者之間的關系。習近平指出:“推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為黨和國家長治久安提供一整套更完備、更穩定、更管用的制度體系。這項工程極為宏大,必須是全面的、系統的改革和改進,是各領域改革和改進的聯動集成,在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現代化上形成總體效應、取得總體效果。”[1]104-105“全面深化改革總目標是發展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兩句話組成的一個整體,需完整地把握全面深化改革的總目標,明確我們的方向就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1]105這一論述意味著,發展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是全面深化改革的根本任務,并且為全面深化改革、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規定了根本方向;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是全面深化改革的內容,發展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是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目標。
      全面深化改革以發展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為根本任務,原因在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是中國共產黨治國理政的根本,是中國共產黨領導核心地位的根本制度規定,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最大優越性也在于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離開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全面深化改革就失去了目標,離開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軌道,全面深化改革就偏離了方向,黨的領導地位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性質就會在改革的進程中發生改變。同樣,如果脫離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方向,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就有可能偏離社會主義現代化的方向。因此,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是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根本方向。完善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為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提供了方向,同時,完善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本身還是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目標和歸宿。換言之,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目的就在于完善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從本質上看,完善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就是要實現國家制度的現代化,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是為了適應國家制度現代化的需要,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只有通過國家制度的現代化才能實現。因此,有什么樣的制度就有什么樣的治理體系,治理體系的變革就是為了通過體制機制變革實現國家制度現代化,通過一套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制度,從根本上保障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健康發展。
      二、準確理解發展與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內涵與任務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是黨帶領人民群眾經過90多年奮斗積累起來的成就之一,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發展提供了根本制度保障。習近平指出:“今天,擺在我們面前的一項重大歷史任務,就是推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為黨和國家事業發展、為人民幸福安康、為社會和諧穩定、為國家長治久安提供一整套更完備、更穩定、更管用的制度體系。”[1]104-105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是由根本制度、基本制度、具體制度構成的一整套互相聯系的制度體系。人民代表大會制度是中國人民當家作主的根本政治制度,是中國的政權組織形式,彰顯了人民采取什么樣的形式去組織自己的政權機關,從而實現管理國家事務的目的。人民行使國家權力的機關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各級地方人民代表大會。人民代表大會享有立法權、人事任免權、重大事項決定權。中國共產黨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領導就是通過對人民代表大會的領導來實現的,因此,黨對人民代表大會及其常務委員會的領導是黨領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關鍵。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基本制度包括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政治協商制度、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基層群眾自治制度、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體系、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的基本經濟制度。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具體制度包括經濟體制,即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的經濟體制;政治體制,即政治制度的具體表現和實現形式,即黨和國家的領導制度、組織制度、工作制度等具體制度;文化體制;社會體制等。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了深化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生態體制的具體要求措施,還提出了有關黨的建設、國防軍隊建設的改革要求。
      在慶祝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成立60周年大會上,習近平指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是當代中國發展進步的根本制度保障,是具有鮮明中國特色、明顯制度優勢、強大自我完善能力的先進制度。”[2]36中華民族在漫長的歷史進程中,積累了豐富的治國理政經驗,其中既有升平之世社會發展進步的成功經驗,也有衰亂之世社會動蕩不安的深刻教訓。我們既要從中華文化的豐富內涵中吸取制度精華,又要從中華文明五千年的歷史傳承中總結中國道路的歷史探索,也要從歷史上治國理政實踐中總結推進國家治理體系現代化的經驗。鄧小平指出:“中國搞現代化,只能靠社會主義,不能靠資本主義。歷史上有人想在中國搞資本主義,總是行不通。我們搞社會主義雖然犯過錯誤,但總的說來,改變了中國的面貌。”[3]回顧近代以來中國歷史的發展,事實雄辯地說明,只有社會主義制度才能救中國,只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才能發展中國。除此之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60多年的持續探索中建立起來的;同時,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還是在改革開放40多年的偉大實踐中建立起來的。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獨特優勢造就了人類進步史上的發展奇跡。改革開放40多年來,中國國力迅猛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及其獨特優勢,是實現全面小康社會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制度保證。習近平指出:“這樣一套制度安排,能夠有效保證人民享有更加廣泛、更加充實的權利和自由,保證人民廣泛參加國家治理和社會治理;能夠有效調節國家政治關系,發展充滿活力的政黨關系、民族關系、宗教關系、階層關系、海內外同胞關系,增強民族凝聚力,形成安定團結的政治局面;能夠集中力量辦大事,有效促進社會生產力解放和發展,促進現代化建設的各項事業,促進人民生活質量和水平不斷提高;能夠有效維護國家獨立自主,有力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維護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的福祉。”[2]228簡而言之,一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能夠有效保證人民享有更加廣泛、更加充實的權利和自由。二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能夠有效調節國家政治關系。三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能夠集中力量辦大事。四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能夠有效維護國家獨立自主。五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是具有極強自我完善、自我變革能力的優越制度。
      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不斷推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自我完善和發展,解決中國發展面臨的一系列突出矛盾和挑戰、實現經濟社會持續健康發展,都要求全面深化改革。習近平指出:“中國的改革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自我完善和發展。當前,我們既要充分認識我國依靠制度優勢所取得的偉大成就,又要清醒地看到我國許多制度還存在不少需要變革和完善的地方。存在問題,正是我們改革動力所在。改革就是要不斷變革與完善我們的制度體系,實現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4]為此,他明確提出,要“推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為黨和國家事業發展、為人民幸福安康、為社會和諧穩定、為國家長治久安提供一套更完備、更穩定、更管用的制度體系。”[1]104-105這就明確了發展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主義制度的要求,關鍵在于提供一整套更完備、更穩定、更管用的制度體系。
      首先,“更完備”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首要條件。“更完備”要求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涵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各領域各層次,只有制度體系是完備的,制度體系才可能是穩定的和管用的;制度不完備,意味著制度在局部、在不同的層次、不同的領域可能是不穩定的、不管用的,因此,制度完備是制度穩定和管用的前提條件。
      其次,“更穩定”是制度管用的前提,不穩定意味著不確定,不確定意味著風險。應對風險、解決風險的失敗往往是風險領域和風險環節制度更迭、制度失效的根源。因此,制度的穩定性水平是衡量制度體系成熟程度的重要標志,也是判斷制度是否管用的重要依據。然而穩定并不是“不動”“不變”,制度穩定性特指制度的動態平衡能力,所以黨中央發展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目標是更加成熟更加定型,而不是完全成熟完全定型。因此,對“更穩定”的理解應該注重穩定的階段性、復合性、比較性和層次性。
      最后,“更管用”強調制度的工具性作用,即制度服務和實現其目標的能力和程度。每一個制度都有制度設計和制度選擇的“初衷”,例如,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根本出發點就是維護人民群眾當家作主的地位。因此,“更管用”衡量的就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體系作為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根本制度保障。鄧小平指出,制度好可以使壞人無法任意橫行,制度不好可以讓好人無法充分做好事。因此,好制度就是管用的制度,管用的制度內在地要求效率要更高,效果要更好,同時,整體效益也要更好。因此,“更完備”和“更穩定”是以“更管用”為目標的,不完備、不穩定的制度很難管用,同樣,不管用的制度再完備再穩定也沒有實際意義。
      為了推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更完備更穩定更管用,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從根本制度、基本制度、具體制度三個層面提出了全面深化改革的要求。習近平指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體系的發展和完善是一項長期而艱巨的任務,推動制度更加成熟定型是一個關鍵性階段的重大課題,鞏固和發展社會主義制度還需要很長的歷史階段,需要幾代人、十幾代人甚至幾十代人的堅持不懈和努力奮斗。”[5]在根本制度層面,要推進人民代表大會制度與時俱進,要長期堅持不斷完善人民代表大會制度;在基本制度層面,要堅持和完善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要用制度保障人民群眾當家作主的地位,發展社會主義民主政治;在具體制度層面,要按照七個“緊緊圍繞著”,改革體制機制:緊緊圍繞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深化經濟體制改革;緊緊圍繞堅持黨的領導、人民當家作主和依法治國有機統一深化政治體制改革;緊緊圍繞建設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和社會主義文化強國深化文化體制改革;緊緊圍繞更好地保障和改善民生實現社會公平正義深化社會體制改革;緊緊圍繞建設美麗中國深化生態文明體制改革;緊緊圍繞提高科學執政、民主政治、依法執政水平深化黨的建設制度改革;緊緊圍繞建設一直聽黨指揮、能打勝仗、作風優良的人民軍隊強軍目標,構建中國特色現代軍事力量體系。
      三、準確理解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目標與要求國家治理體系是一個國家在一定時期建立在一定歷史文化傳統和社會經濟基礎上的上層建筑。習近平指出:“一個國家選擇什么樣的治理體系,是由這個國家的歷史傳統、文化傳統、經濟社會發展水平決定的,是由這個國家的人民決定的。我國今天的治理體系,就是在中國歷史傳承、文化傳統、經濟社會發展的基礎上長期發展、漸進改進、內生演化的結果。”[1]104-105我們所講的“治理”,本質上既不同于中國傳統皇權統治者的“治國理政”,又不同于西方政治和管理模式。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中,“治理”指的是在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前提下,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的指導下,在發展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軌道上,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民科學、民主、依法、有效地管理社會主義國家。因此,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國家治理體系就是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管理國家的制度體系,是由各個領域的制度安排、指導思想、組織機構、法律法規、組成人員等要素構成的一整套緊密相連、互相協調的體系;是一整套包括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生態文明、軍隊、國防和黨的建設在內的各領域緊密相連、互相協調的體制機制、法律法規安排構成的國家制度。
      準確理解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必須科學把握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背景下的國家治理概念。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明確指出:“全世界沒有完全相同的政治模式,對政治制度的評價不能定于西方一尊。”[6]這些重要的論斷,為把握和理解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提供了明確方向。改革開放以來,中國政治穩定、經濟發展、社會和諧、民族團結,與世界其他地區的亂象和動蕩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實踐證明,中國的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總體上是好的,是符合當代中國發展實際需要的。改革開放40年來,我們的實踐向世界說明了一個道理:治理一個國家,推動一個國家實現現代化,并不只有西方制度模式一條道路,各國完全可以走出一條符合自身實際的國家治理之路。因此,準確理解社會主義國家治理概念,首先,必須防止生搬硬套,簡單地把西方治理的概念和理論主張套用到中國國家治理的實踐過程,以此分析中國國家治理存在的問題和原因,并按照西方治理理論的觀點為中國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把脈定位;其次,必須防止把治理概念主觀地認定為西方概念,治理理論是西方的理論,治理實踐也是西方國家的實踐,主觀地認為今天中國要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就是要承認落后,并且在此基礎上要照搬照抄西方國家的治理模式。實際上,首先,從我們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前提和目標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國家治理內涵與西方的治理觀點存在顯著區別;其次,國家治理是個實踐問題,從古至今,它不僅是個重要的政治實踐難題,也是重要的政治理論主題,不是哪個國家最先產生治理理論,哪個國家就最早推進治理實踐;也不是哪個國家的治理理論研究的最早,哪個國家的治理實踐就搞得最好。因此,必須明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國家治理的概念的基本邏輯來源于馬克思主義國家理論,建立在中國共產黨領導和推進社會主義國家治理的經驗基礎之上,目的是發展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建設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
      準確理解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必須明確和把握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國家治理體系的主要特征。首先,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必須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中國共產黨在中國國家治理體系中發揮著總攬全局、協調各方的領導核心作用。其地位是新民主主義革命、社會主義建設實踐和新時代繼續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必然選擇。歷史和現實反復證明:一個國家和一個社會的發展進步,政治領導發揮關鍵性作用。堅持黨的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征,中國共產黨和社會主義讓中華民族的面貌煥然一新,在社會主義改革和發展的進程中,只有中國共產黨能凝聚社會共識、只有中國共產黨能夠匯聚改革發展的不竭動力,只有中國共產黨能夠帶領中國人民實現民族復興的偉大夢想。因此,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必須堅持黨的領導。其次,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必須堅持社會主義方向。發展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不僅為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提供了目標,同時也規定了方向。任何一種制度安排都是一定價值取向的體現,在制度模式的背后都有其特定的價值支撐。因此,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推進國家治理體系的根本方向。習近平強調:“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要大力培育和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和核心價值觀,加快構建反映中國特色、民族特性、時代特征的價值體系。”[1]106這一要求從戰略高度闡明了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社會主義方向。再次,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必須堅持人民主體地位。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國家的一切權力屬于人民,人民是國家治理的主體。馬克思曾指出:“如果一個國家的制度不再表達人民的意志,那它就變得有名無實了。”[7]黨的十九大突出強調“五位一體”政治建設要用制度保障人民群眾當家作主的地位。堅持人民主體地位,既是社會主義優越性的體現,也從制度設計和治理實踐兩個層面反映出社會主義的民主是最真實最管用的民主。同時,堅持人民主體地位也可以調動全社會成員的積極性和參與性。因此,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必須堅持人民主體地位。第四,推進國家治理體系與治理能力現代化必須以促進公平正義、增進人民福祉為出發點和落腳點。習近平指出:“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經濟社會發展取得了巨大成就,為促進社會公平正義提供了堅實的物質基礎和有利條件。同時,在中國現有的發展水平上,社會上還存在大量有違公平正義的現象。人民群眾的公平意識、民主意識、權利意識不斷增強,對社會不公問題反映越來越強烈,這個問題不抓緊解決,不僅影響人民群眾對改革開放的信心,而且影響社會穩定。因此,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了全面深化改革必須著眼創造更加公平正義的社會環境,不斷克服有違公平正義的現象,使改革發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體人民。不然改革就會失去意義難以持續。”[1]95-96同時,習近平還強調:“不論處于什么發展水平,制度都是社會公平正義的重要保證,我們不是要等發展起來后再解決公平正義的問題,而是要在不斷把“蛋糕”做大的同時,把“蛋糕”分好。要把公平正義和民生福祉作為一面鏡子,審視我們各方面體制機制,對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違公平正義的問題要抓緊解決,使我們的制度安排更好體現社會主義公平正義原則,更加有利于實現好、維護好、發展好最廣大人民根本利益。”[1]97最后,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必須堅持法治原則。習近平多次強調全面深化改革必須堅持重大改革于法有據,同時強調依法治國是黨帶領人民治理國家的基本方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國家治理要堅持和實現黨的領導、人民當家作主和依法治國有機統一。法治原則是現代政治和現代治理的基本原則,法治也是現代國家治理的基本方式。社會主義憲法和法律不僅是黨和人民意志的體現,同時也規定著國家的范疇和邊界,是捍衛社會公平正義、化解社會矛盾、維護社會秩序的公器。因此,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必須堅持法治原則。
      準確理解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必須明確和把握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目標任務。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目標是發展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提高運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有效治理國家的能力。習近平在談到全面深化改革、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問題時指出:“必須適應國家現代化總進程,提高科學執政、民主執政、依法執政水平,提高國家機構履職能力,提高人民群眾管理國家事務、經濟社會文化事務、自身事務的能力,實現黨、國家、社會各項事務治理制度化、規范化、程序化,不斷提高運用中國特色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有效治理國家的能力。”[1]104從國家治理體系的實質看,國家治理體系現代化的要求就是發展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要求,而國家治理能力現代化是運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即國家治理體系有效治理國家的能力,這些能力要求主要包括:一是提高黨科學執政、民主執政、依法執政水平。二是提高國家機構履職能力,主要包括提高駕馭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能力、發展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能力、建設社會主義先進文化的能力、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能力、建設社會主義生態文明的能力、應對國際復雜形勢和國際事務的能力。三是提高人民群眾依法管理國家和社會自身事務的能力。在推進國家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各項要求中,提高黨科學執政、民主執政、依法執政的水平是提高國家治理能力的關鍵,中國共產黨的執政能力對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國家治理能力而言起決定性作用。對此,習近平指出:“只有以提高黨的執政能力為重點,盡快把各級干部、各方面管理者的思想政治素質、科學文化素質、工作本領都提高起來,盡快把黨和國家機關、企事業單位、人民團體、社會組織等的工作能力都提高起來,國家治理體系才能更加有效運轉。”[1]105而黨的執政能力,就是黨提出和運用正確的理論、路線、方針、政策和策略,領導制定和實施憲法和法律,采取科學的領導制度和領導方式,動員和組織人民依法管理國家和社會事務、經濟和文化事業,有效治黨治軍,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本領。

      參考文獻:
      [1]習近平.習近平談治國理政[M].北京:外文出版社,2014.
      [2]習近平.習近平談治國理政:第2卷[M].北京:外文出版社,2017.
      [3]鄧小平.鄧小平文選: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1:229.
      [4]習近平.在接受金磚國家媒體聯合采訪時的講話[N].人民日報,2013-03-20.
      [5]習近平.在省部級主要領導干部學習貫徹十八屆三中全會精神全面深化改革專題研討班開班式上的講話[N].人民日報,2014-02-18.
      [6]習近平.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在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的報告[N].人民日報,2017-10-18.
      [7]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63:316.
      [責任編輯:王雅莉]

      2018年第5期(總第170期)

地址:哈爾濱市松北區世博路1000號 郵編:150028 電話:0451-58670434
黑龍江省社會科學院 黑ICP備11001830
福建体彩网-安全购彩 车致 | 家居 | 梁山县 | 乌苏市 | 富川 | 城固县 | 府谷县 | 大冶市 | 依兰县 | 涟源市 | 昆山市 | 永昌县 | 濮阳市 | 青岛市 | 凤庆县 | 蓬溪县 | 保山市 | 启东市 | 长沙市 | 大厂 | 克山县 | 枝江市 |